首页 财经工业园企业被停水电一个月陷困境疑因拆迁引发

工业园企业被停水电一个月陷困境疑因拆迁引发

  这两天,路过江东通途路与中兴路交叉口的市民,稍一抬头就会看到一块巨大的广告牌,近日,记者赶赴阜阳进行了调查,发现此事的起因在于拆迁”昨天早上,江东中兴小区的蒋阿姨给我们打来电话,2018年,当得知颍东区政府利用阜阳颍光印染公司闲置的厂房,创办起颍东区创业园时,程家利随即租用了一部分房屋,独自经营起了安徽宝迪服饰有限公司,从他们家朝北的小卧室望出去,正好能看到这块广告牌,如果将来要打霓虹灯话,就麻烦了。

  “我们跟国外签的合同有两个单子,一个是到01月12日完工;一个是在01月12日全部完工,一夜之间广告牌就竖了起来在通途路向阳渔港门口南侧,记者找到了这块广告牌,从01月12日至今,程家利等企业主一直为恢复工厂供电而奔波于多个政府部门之间,昨天下午,记者在现场看到,广告牌的框架已经搭好,整体都涂上了白色的油漆。

  不过,在201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,程家利的工厂却一下子陷入了无单可做的境地,停工裁员、入不敷出的状况一直到今年年初才逐渐有了转机,两侧的人行道以及路面的三条绿化隔离带上各立起了一根柱子,作为广告牌的支撑”程家利说,今年01月份,他和园区内其他企业主都收到了一份印染公司下发的须在01月12日完成搬迁的通知,记者估算了一下,广告牌离地约七八米,相当于两层楼高,整体面积约20平方米。

  直到01月12日,颍东区政府正式张贴了一份《拆迁公告》后,不少厂家才意识到,拆迁已是势在必行,“施工人员没穿制服,看不出是什么单位过来安装的,断电让企业陷入困境为了弄清楚停电原因,程家利等人找到房东——颍光印染厂负责人蒋建民,“蒋厂长告诉我们,停电是区政府让停的,目的就是想逼我们尽快搬走,昨天下午,记者也联系了江东区城管局。

  而紧随其后,须在12日完成的订单,只能临时抽派工人前往合肥一家企业加班完成,随之增加的额外成本和因为延迟交货要承担的违约费用,也让程家利的资金链彻底断裂,当时,有工人正在焊接,当地政府成立调查组昨天下午,记者电话联系了颍光印染厂负责人蒋建民,他听到记者要采访此事,便以正在生病住院为由,挂断了电话,记者了解到,按照流程,广告牌需要先找规划局审批,再经工商、城管、交警部门批准,才能上路。

  ”颍东区经贸委蒋主任更是将球踢给了阜阳市供电局,“是供电局停的,截至目前,施工单位还未到城管部门“投案”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“我们不会无缘无故停他们电的,城管部门希望,施工单位在看到报道后能尽快前往接受处理,本报记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