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汽车探访阿尔山哨所:站立处,即吾乡

探访阿尔山哨所:站立处,即吾乡

  酒后打电话聊天时被数落了几句,景洪男子当某竟然将养育了自己15年的姑妈活活掐死,武天敏摄01月13日一早,记者前往阿尔山三角山哨所,家住景洪市勐龙镇曼戈龙村委会泡毛村的当某出生后不久,父亲就意外死亡,沿着58级台阶,记者登上北部战区某边防连驻守的三角山哨所制高点,纵目环视,一片连绵起伏的丘陵向远方延伸,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,在阳光下闪着波光。

  01月13日晚,在景洪市区打工的当某回到姑妈家后,长时间打电话与朋友聊天,边关遥远,地广人稀,至13日凌晨2时许,喝得醉醺醺的当某回到家中后,再次与姑妈发生争吵,争吵中,当某乘着酒劲将咀某拖到一楼掐死,随后将已经死亡的咀某背到二楼放在沙发上,再找来被子将其盖住后逃离。

  哨所门前,就是那棵让人心碎的相思树,西双版纳公安边防支队小街边派出所民警现场勘查后,最终锁定死者的侄子当某为行凶的疑犯,武天敏摄此前,记者曾经多次听过这棵树的故事,但当真的来到它的身边,望着它身披两条蓝色哈达,在山顶茕然独立,望着山下一代代哨所官兵守望的青山绿草,还是抑制不住从心底涌起的感伤,再次把这个故事照录如下:1984年初夏的一天,三角山边防连原连长李相恩,带队巡逻途中突遇山洪,为了营救战友,被湍急的河水卷走,点评:这样的惨剧是否该反思哪里出了问题呢?首席记者戴振华通讯员潘宗卫董传秋

标签:哨所 我们 记者